登录 注册 订单状态 购物车 0

「手机&电脑浏览器请搜索或输入网址:HuangYanSi.com,并按Ctrl+D收藏黄烟丝」

新商盟 > 烟草财富商机 > 市 区 县城 镇哪里有卖烟丝的 > 市 区 县 乡镇哪里有卖烟丝的地方-哪个网站能买到好烟丝-烟丝批发市场在哪-散装烟丝在哪里买-烟叶哪里有卖

烟斗丝专卖网,​小兰花烟丝在哪能买到小兰花烟叶哪里可以买到?山西忻州小兰花旱烟,山西小兰花旱烟哪里买我想卖

小兰花烟是农村烟民们眼中的一“宝”,本地人也叫它“旱烟”。我自幼在旱烟的熏陶下长大,对它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。


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,青见梁村是没有人抽“洋旱烟”的,偶尔有轩岗煤矿的工人回村来,给人们散上几根纸烟,便是极大的满足。在那时一天的劳动评一个工分,可折合五分钱,一盒“握手烟”五分钱,等于一天的劳动,对庄户人来说是很奢侈的,就不用说 “白兰烟”“海河烟”了,那是用来待客的。


小兰花烟的烟气大、烟味浓、烟劲足,抽起来过瘾,就成了村民们的不二选择。村子里好抽几口的老汉们,都有个一尺多长的烟锅和烟袋,成天间随身携带。黄铜铸就的烟锅嘴磨得金黄闪亮,黑圪里木磨成的烟杆子红里透着花,玻璃烟嘴子光玉玉的,这套佐杖,配上亲自栽种炮制的小兰花旱烟,在田间地头、街口路边的外人面前,那是相当有面子的。年轻人嫌烟袋麻烦,常夹着根自卷的喇叭筒烟卷悠闲地过瘾。这种即吸即卷的手工烟卷老少都会,报纸或者作业本纸裁成二指多宽,装一沓备用,用的时候取出一张,两手一折,捏撮小兰花烟,在手里一番扭弄便捻成了头大尾细的旱烟卷,悠悠地点燃,美美地吸上一口,徐徐地吐出烟圈,胜似神仙。农忙休息的地头,冬闲聚集的炕头,浓烈的旱烟味弥漫,烟雾缭绕。


小兰花是一种烟草植物,开着浅兰色的花,有油性,用手摸有粘粘的感觉,俗称“小兰花”。那时候,村里的房前屋后、沟边地头常种些小兰花烟。对于家境贫困的抽烟人,种小兰花,抽小兰花烟确实是一个低成本又过瘾的好办法。


父亲的烟瘾不大,也算一个烟民。每年春天也种些小兰花,他在院里的一个条形花畦里仔细地翻好土,洒上水,把小兰花的种子洒在里面。小兰花的种子很小,小到捏在指间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种子撒得很浅很浅,春天的阳光没几天就会使种子发芽开始顶破土皮,长出两片墨绿色叶子,密密麻麻的。父亲耐心地把那些长势不好的薅掉,留下壮实的烟苗,长到一拃高的时候,就可以移栽了。


父亲把一棵棵烟苗移栽到房后的一片空地里,按七八寸的间距, 栽得东倒西歪,并担水来饮烟苗,过了七到十天,烟苗就习惯新土,开始成长了。烟苗倒过秧后,就不需要浇水了,要不怎么叫旱烟呢?


小兰花生命力特别旺盛,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那种皮实作物,几乎用不着多作弄就“蹭蹭蹭”地疯长。等到小兰花长到膝盖高时,雨水也多了,烟苗也壮了,就要注意掐尖打杈。掐尖就是要把顶端的头掐掉,去除顶端优势;打杈就是去掉旁生的枝条,不然小兰花就会疯长各枝分发的枝条,这样长成的烟就不会有好的味道,因为每条分枝会开花结籽的。


小兰花长到齐腿高的时候,从枝桠上抽出的花蕾就渐渐地绽开,开出一朵朵指甲盖大小的黄色蓓蕾,一串串地挂在枝干上,蓓蕾绽放后花呈喇叭状,外边一圈土黄,里面的是一层天蓝,这个时候,茁壮成长的兰花秆毛绒绒的,烟叶墨绿墨绿的,叶子渐渐肥厚,地里就充满了烟草特有的芳香。在秋日的阳光尽情地炙烤下,兰花烟尽情地奏响生命最美的乐章!


秋收农忙了,父亲就不再关注他的旱烟了,秋收结束后,天气凉了,秋天的霜冻如期而至。尽管小兰花朴壮无比,但最怕的是霜冻,一旦受了冻,小兰花就不值钱了,用来烧火都没有火焰。父亲总是赶在霜冻来的时候,收割他的小兰花,小兰花枝干粗壮,挨着地皮的一段有些木化,非常坚韧。父亲总要割到地皮,茬子留得很低。割倒的小兰花水分很大,父亲一苗一苗地将小兰花在木架子上架起来,放到背阴通风的地方,任风吹,任露水浸打。恰逢白露前后,村里便多了一道景致,家家户户都晾着几架旱烟。


等到烟苗干透后,父亲将它从架子上取下来,把烟秆和烟叶仔细地分开了,把烟叶揉成碎细的小片片,再把兰花秆子用切草刀切成寸段,然后铺在炕头上充分蒸发水分,干到能折断为止,就去碾子上压碎,碎粒是用麻箩子筛下去的,直到麻箩筛子里剩下了半升,再放在石臼里继续捣碎。在一个大笸箩里,将粉碎的兰花秆、揉碎的兰花叶一起搅拌,充分和匀,看上去绿里透黄,闻上去一股凉香,旱烟才算是完成了全部的制作。


饭罢一锅烟,赛过活神仙。村人好抽烟的许多典故常常让人回味:贾肉眼是典型的一等烟民,烟锅常常不离嘴,有一次揭开柜盖取东西,嘴上还叼着烟锅,火蛋掉进柜里没发现,引发一场火灾,柜子的衣服烧了个精光,成为村人的笑谈。黑圪梨木烟杆也是难忘的记忆:黑圪梨木是本地特有的一种野生植物,簇生在悬崖上。因密度和硬度很高,生长极为缓慢,要长成适合做烟杆的大拇指粗细,需要十几年以上的时间,因此人们一旦遇到合适的直条子,手头又没带工具,就会用石块砸断根部,带回家进行加工。自制烟锅杆要有耐心,除皮去结,截取适宜的长度,用火堆熏直后让其自然风干,把杆子中间的心挖空,注入胡油,在火上烘烤,使胡油渗入木质中,然后精心打磨,直到烟杆又红又亮,每一个节上中间黑,外面红,烟杆黄,十分漂亮。在抽旱烟盛行的年代,能有一支上好的烟锅杆子也是一个人身份的体现。


抽烟需要火柴点烟,火柴是按户供应的,数量有限,因此烟民们为了节省火柴,抽烟时往往需要对火,刚装上一袋烟的烟锅要和正抽的烟锅对接,一方抽,另一方吹,直到把烟点着,也不怕在对火的过程中有疾病的传染。不管是谁的烟袋,只要想抽烟都可以给你,一点儿不小气,当听到“烟不赖,有劲”的夸奖,满足感就会呈现在脸上。多少年的传承使抽烟形成了一种文化,即使是对时间的描述,也往往用“一袋烟的功夫”来形容;我记得有一本书也用《一袋烟小说》做书名,烟文化对人们的影响之深由此可见一斑。如今人们的生活好了,都抽纸烟,小兰花烟也成稀罕货了。

家乡的旱烟人称“小兰花”,一听这名儿,给人的感觉不仅雅,而且还美着呢。记忆里,小兰花总是跟地头休憩或街心晒暖的大伯大叔们“形影相随”,融为一体的。吸食小兰花的工具叫“烟锅”或“烟袋”,二人台《走西口》的一出曲子里就唱到:“头一回眊你你不在,你爹打了我两烟袋。”杜鹏程在《延安人》里则是:“他,嘴里咬个小旱烟锅。


”而周立波的《暴风骤雨》也有这样的话:“郭全海用小烟袋锅子敲着桌子……”上述三者均指一物。可以这么说,这一吸食小兰花的工具,称作是成年男子们标志性的物什,恐怕也大致不谬吧。记得做军鞋的那阵子,每到夜晚,母亲她们坐在炕头上,就着豆大的油灯飞针走线,喜呵乐笑的,而大叔们则倒坐在炕沿上,兴致“潮”起来时,仍然是那首耳熟能详的歌儿:“槐树开花碎粉粉,当兵要当八路军……”他们每人手里端着一把旱烟袋,烟锅里的火星一闪一闪的,犹如小松鼠眨巴眨巴的眼睛,怪有意思的。这时候,歌声,笑声,和着小兰花那旱烟味儿,酝酿成的是一屋子的喜悦与温馨。

“七七”事变那年,我的祖父锦荣公惨死在日本强盗的狂轰滥炸中。当时人们随便挖了个土坑,就把老人家给草草地掩埋了。若干年后,在跟祖母合葬时,我们从坑穴里发现的唯一一件“陪葬品”,便是不足一尺长的烟锅子,铜头,木杆,玻璃嘴,它大概是留给我们唯一的一件纯物质“遗产”吧。


据说,祖父在世时,是村上有头有面的人物,本人还亲眼见到在残存的沙官道雄踞过的路碑上,赫然刻有“张锦荣经理”的字样。而在偌大一个家族中,祖父更是具有“一声喊到底”的威严,比如,正在嬉笑不拘,贪玩无忌的子侄们,当远远瞥见他们的伯父端着旱烟锅子走来的时候,便立马敛声屏气,该写字的写字,该背书的背书,唯恐那旱烟锅子在自己的头顶上晃来晃去。而在那兵荒马乱、百姓四处逃散的年月里,家人还没忘了让这支旱烟锅子“陪伴”在长眠于地下亲人的身旁,这只能说明小兰花是祖父一生须臾离不开的“最爱”罢了。

其实,喜好小兰花的并不单单是庄稼汉,乡村里的文化人也往往眷顾此君。解放初期,我入山曲小学启蒙,常见先生们长枪短棒,人手一支,偶然还碰到过他们在课余时间谈“枪”论“棒”呢,有的说自己的是“银头”,有的说自己的是“乌木杆”,还有的说他那是“翡翠嘴子”。而说到小兰花的质地、味道,同川的一位更是如数家珍,说他们那地方“胶泥底子阳婆地,三天两头奶茅水。

日日打掐时常锄,锄过一回踩一回。”还有什么“烟硬味正不上火,利口润喉又解渴……”我们在一旁的孩子们听了,捂着嘴窃笑不已。后来经过品味验证,那位同川老乡的话还真是石头捣磨扇——石(实)捣石(实),决不是王婆之类。后来,在轮到我们这一茬走上讲台那阵子,可以说是与时俱进了,大多数人再无须借助“工具”去过把瘾了,而是直接“来上一棒”的时候多,但小兰花这一“核心”内容没有改变,以广大农村为“根据地”的基本面也没有改变,并且,以千百万庄稼汉、务工人员作为青睐小兰花的主流群体和铁杆粉丝,更是没有改变。

我每每兀自常想,时下财大气粗的“土豪”们,对于这土得掉渣的小兰花旱烟,不屑一顾恐怕是不争的事实;而平头百姓、草根一族之所以对此钟爱有加,除了它的价钱低廉外,原汁原味,亲切可人,也不能不说是个不可或缺的内在因素吧。说到亲切可人,忽然想到中学念书时,程友三老校长跟农民交朋友的“经验谈”。他说:老乡递过来的旱烟锅子,要直接含在嘴里,万不可用手帕什么的去擦拭,这才接地气,也才会跟对方形成“零距离”,显出自己交朋友的质朴与真诚的情怀来。还有,《忻州日报·文化旅游周刊》(2016·3·20)曾刊出过闫喜堂先生的一首诗:“暴根老树泣寒鸦,残殿危墙落晚霞。埋没唐砖宋瓦处,农夫种点小兰花。”这首诗从一个侧面也说明,第一线的劳动者,特别是庄稼汉,对小兰花始终是不离不弃的。有道是“越是土的,越是民族的,也就越是世界的”,我对莫言的这句话深信不疑。


相关推荐

手卷烟丝要好抽的话,在中国当属云南红河道手卷烟丝了,云南红河道手卷烟丝的特点及文化历史渊源和产品设计理念,以及玉溪手卷烟丝的特点

¥298.0 ¥ 422.0

【6.5口径】【特级进口纯棉原味】加长加密一级棉,螺纹纸和过滤嘴都是市面上贵的,真正吸起来不辣嘴巴的烟管【好管配好丝】

¥19.0 ¥ 0.0

烟丝-漂河香-中小劲,混丝专用烟丝,用来和其他烟丝混里面抽,提香,提劲头

¥298.0 ¥ 380.0

内蒙古呼伦贝尔莫力达瓦黄烟,烟色金黄或正黄,烟叶齐整。吸食时略有甜味,使人感到醇和舒适,气味芳香。

¥202.0 ¥ 322.0

陕西省商洛洛南县烤烟,西安哪里能买到好的烟丝?西安哪里有卖旱烟的?

¥123.0 ¥ 432.0

正宗云南烟丝真实图片,很香的香的烟丝手卷烟烟丝哪里买?《云南极品云烟》特级香 口味劲中偏大

¥170.0 ¥ 170.0

从绿叶到烟丝,香烟是怎么制作出来的

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拉特前旗哪里能买到圐圙补隆烟叶?烟丝怎么买,什么烟丝好抽

这些“老字号”烟铺为何能这么长盛?话说丨鲜为人知的老北京烟草行

湖北黄冈名晒烟生产史,晒烟村的忙碌时光

一个南雄人背井离乡的一斤烟丝,问了老板娘有无烟丝,老板娘听了我的问,说,“有,我们这里有黄坑烟、大塘烟,还有最好的“青杆烟”......

我们这里有黄坑烟、大塘烟,还有最好的“青杆烟”,专注于南雄黄坑烟丝